雨情就是命令,坚守就是职责。

  从台风防御到抢险救灾,山东各地干部群众奋力抗击“利奇马”,构筑起防汛救灾的坚固防线。

  大众日报奔走在一线的67名记者,用手中的笔和镜头记录下从深夜到黎明一直不灭的巡查车灯、安置点冒着热气的姜汤和老人孩子的笑脸、湍急水流中紧张的救援时刻……每一段文字、每一帧影像背后,都是全力以赴身影,都是众志成城的信念。
□记者 王世翔 报道  8月12日,在寿光市上口镇张家屯村附近弥河堤坝上,已经两天两夜没睡的村党支部书记张建伟(左一)仍旧在坚守,本报记者登上堤坝向他了解防汛情况。

  淄博淄川区

  任劳任怨,基层干部从深夜巡查到黎明

  8月11日,雨一直下,吉普车越过湍急的流水时,一边不安分地侧滑,一边发出令人心惊的嗤嗤声。大众日报记者马景阳跟随淄博市淄川开发区党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褚国城,党委副书记张立冬,在开发区47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挨个巡查危险源。

  褚国城说,他们吸取了外地水灾教训,不仅把辖区内所有水库塘坝做了除险加固,高标准规划设计建设了基础设施,疏浚了河道,还把所有党员干部发动起来,从8日就反复演练,应对台风。“现在,所有危险点都有机关干部、农村党员、基干民兵和复转军人组成的特勤队”。

  在西谭村,记者见到了“特勤队员”退伍军人李国强,他正在处理被水冲坏了的越野车。今天早晨,李国强带领12个复转军人巡查到西谭村时,看到几个村民在越来越急的流水旁看热闹,他们赶忙驾车过去劝阻。因为路滑水急,越野车差点被冲倒,李国强死死扭住方向盘、踩着刹车,才避免了翻车事故,但他的车却动不了了,直到傍晚还在水里泡着。

  “车再贵,不过是交通工具,乡亲们的生命安全,可是最宝贵的!”参加过1998年长江抗洪抢险的李国强说。

  “现在雨不算大,就怕后半夜!”12日凌晨,雨越下越大。褚国城不放心,招呼上记者,继续往辖区内范阳河、孝妇河、几个水库塘坝及农村、老旧小区巡查。一直到凌晨四点,转了七个地方,值班人员都在第一时间跑步到位,无一例外。

  潍坊寿光市

  喊哑嗓子,村支书誓把洪水挡在村外

  8月12日上午,寿光持续降雨。大众日报记者李扬、石如宽驱车行至寿光市羊田路张屯至小营弥河段时看到,此处的堤坝比其他位置高出很多,且被很多沙袋和夯土加固,路边竖起警示牌、拉起警戒线,停放着多辆大型作业机械,几位身穿迷彩雨衣、佩戴党徽的人员在此值守。

  他们是寿光上口镇张家屯的村民,村党支部书记张建伟正带领抢险队员们巡视河坝,仔细查看沙袋堆积的松紧,泥土有无松动迹象。看到沙袋松动疏离了,他就和队员们立刻搬起来重新垒好。

  8月10日,寿光突遭暴雨之后,张建伟就带队在大坝上巡查,因为下雨和大型机械的噪声太大,他需要大声呼喊,队员们才能听清他的指挥。处理完堤坝上的险情,他又赶往村委北面的湾塘组织人员抗洪排涝、转移村民。当夜,他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

  “我们几个都是一天一顿饭,根本感觉不到饿。村民生命财产安全责任压在身上,睡也睡不着。”张建伟嘶哑着嗓子说。截至发稿,已经两天两夜没睡的张建伟和队员们,仍旧坚守在堤坝上。

  济宁兖州区

  防患未然,不能让金口坝开了“金口”

  8月10日中午开始,济宁市兖州区出现强降雨天气,位于酒仙桥街道的金口坝出现漫坝,再现“金口秋波”景观,可正是这种景观,给防洪抗汛增加了很多隐患。

  “三天三夜不敢合眼了,有些好奇的市民会偷偷绕过隔离带到泗河边看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漫过堤坝的河水卷走。”12日中午12点,大众日报记者吕光社、孟一见到酒仙桥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张宗磊时,他正一边按照上游泄洪讯息检查堤坝状况,一边和堤坝所在的三河村的联防队员们维持现场秩序。他说,始建于北魏年间的金口坝历经千年仍发挥着调节水势、防止水患、拦蓄水资源、便利交通的作用,这次决不能让“利奇马”撬开坝子的“金口”,威胁周边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除了区、镇两级的防洪指挥部持续坚守在场外,三河村还专门成立了40人的联防队,24小时不间断巡查。“推土机、沙土袋、铁锹、救生圈等物资都已准备充分,只要出现险情,马上就能投入抢险。”三河村党支部书记徐本森说,为防患于未然,村镇两级在台风到来前仔细察看了贫困户的住房情况,摸排出村中的老旧电线、危旧房屋、低洼地势,进行隐患排查。

  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

  奋不顾身,69岁老人纵身一跃堵闸口

  “当时险情太危急了,跳下水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我就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8月12日,在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梅家埠街道韩埠涵闸,大众日报记者杜辉升见到69岁的顾建祥,说起自己“一跃堵闸口”的举动,顾建祥并不觉得有多特殊。

  11日13时,沂河临沂站流量达8400立方米每秒,分沂入沭河道水面上升4米多,泄洪量最高达到3500立方米每秒。险情就是命令,梅家埠街道组织成立了由19个村300多名党员干部和志愿者组成的抢险队伍,再加上自发前来的群众,当时堤上参与抢险的人数达到600多人,顾建祥便是其中一位。

  顾建祥说,他到堤上的时候,区里、街道和村里的干部,还有很多村民都在抢险,当时水位已经非常高了,如果不能及时关上闸门,导致洪水倒灌,后果不堪设想。

  “眼看洪水就要漫过闸门,顾建祥纵身跳了下去。”梅家埠街道党工委委员、政协委员联络室主任赵峰青说,顾建祥用双手抓紧几个沙袋形成了一个稳固的基础,大家趁机迅速往河里填沙袋,终于把闸门关上,堵住了倒灌的洪水。近两个小时的抢险过程中,顾建祥连续跳到河里3次。

  “我就是韩家埠村土生土长的,熟悉河道情况,水性也好,当时就想着拼尽全力,决不能让洪水倒灌。”顾建祥说。

  枣庄台儿庄区

  争分夺秒,截水沟6个堤坝脱节全部堵住

  “这就是我们昨天奋战了15个小时的‘战场’。”8月12日10时左右,穿着雨靴,踩着污泥,大众日报记者张环泽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枣庄市台儿庄区马兰屯镇镇长王勇,来到高庄村截水沟堤坝。

  “11日6时零1分,镇里接到管区书记的电话,截水沟河水水位升高,要往村里漫灌。镇里立即向区里作了汇报,启动应急预案,区、镇、村三级干部和民兵200多人向截水沟进军。”王勇说。

  11日6时39分,高庄桥处,通村公路比大堤低30多厘米,洪水顺着这个缺口往玉米地和村里涌去。区委常委、组织部长巩存友跟马兰屯镇党委书记李秋菊和王勇一起指挥人们堵塞脱节,同时,一部分干部到村里挨家挨户调查,动员房子不牢固的农户、贫困户、失能人员转移安置。

  用了2个多小时,第一个脱节处堵住了。汹涌的洪水向下奔流,在一些薄弱、低矮处制造新的脱节,往村子里涌去。第二个脱节有五六米宽,需有人到另一边楔桩才能填充竹排、木棍、沙袋和泥土。区综合行政执法局马兰屯分局局长张飞、镇人武部副部长王庆启带头跳进水里,扎猛子游过去,其他应急分队队员也跟着跳进去。

  旧的脱节堵上了,新的脱节又涌出来,直到21时30分,奋战了15个小时,6处脱节全部成功堵住。